风散

不…等我想想…

一忘皆空

海洋没有心。

没什么看的

……

遥远的北方有一座塔,深蓝色眼睛的孩子带着她的书,不断地向那座塔靠近。

她来到了一片花田,那些遍布世界的花都在这,各种各样的,但这里没有树,甚至连树叶也没有,杂草漫无目的地生长,已经遮住了她的视线,花香弥漫在四周,令她晕晕沉沉,整个世界看上去亦真亦假。抱着书,她艰难的辨认着正确方向,然而那些看上去安静的花正悄无声息的改变着它们的位置,清风和着金色的花瓣浅浅的划过她的身旁,沾染了她蓝色的血,她看到远处的身影向她走来,就像镜子世界的她出来了一样,唯一不同的是那人有着浅金色的眼睛,里面一无所有。
风吹不散逐渐升起的雾霭,她已经什么都看不清了,另一个身影也在消失,随之而来的丝线裹住她,将她带离地面,明明只是一点点的高度却令她感到极大的惊慌,一切景象在她的眼中都是白色,她感觉自己仍在上升,脚下空荡荡的,也不知道在哪一个瞬间她就会掉下去,掉下去又怎么样呢,她一动也不动,直到在混乱中发觉空气不足,呼吸变得更加艰难。受到了刺激一样,她凭着模糊不清的感觉疯狂的向前跑着,直到她一脚踩空,恐惧和愈发诡异的花香使她陷入迷幻的梦。
梦境里是一些杂乱无章的线条,她向前走去,线条形成了扭曲的圆,又逐渐统一成等大的方格把这里分的一块一块的。于是大片大片的颜料从格子里倾泻而出,似乎要泼到她身上,然而并不是,她被隔开了,以至于再多色彩经过也接触不到、留不下一丝痕迹。深黄涂满了这个梦境,夹杂着细微的红褐与绿色,浅蓝从地上蔓延,像小水坑,四周沾着点白,向上看也有几条线划过带出的云,身侧的紫白色就像藤蔓一样缠绕着,她继续向前走着,发觉脚印被颜色覆盖恢复了原样她才忆起这是梦,或许她出不去了,但依然在寻找着。她看见紫蝴蝶落一朵金色的花上,明亮耀眼。
花在深黄的淤泥中绽放,她伸手,紫蝴蝶飞离了花瓣绕着她转,将手覆上金色的花时,就像获得了光,刹那间,紫蝴蝶在她眼边炸开,色彩飞溅,沉重地落在她的脸上,一时间只剩惊慌,与此同时,花死了,金色花的颜色越来越深,飞速与世界的颜色融为一体,梦境裂开了一道缝,她不断地下落,再次失去意识。
睁眼看到的是失去了颜色世界,灰白中她看见自己蓝色的伤口又不确定到底是世界失了颜色还是她看不出其他的颜色,那本书在不远处被杂草藏起来,同样的,也没有颜色,天开始下雨,凉凉的,落在海洋里也不过是激起点微弱的涟漪。

离塔还有一片森林的距离,森林里的树叶除了普通的绿色还有一种冰冷的浅蓝,她依然看得见这种蓝,这种冰冷悄无声息地扩散着,渗入伤口结成冰,之前被雨浸湿了的书页由于还没有干也开始不断地凝固,寒意比她能感受到更可怕。草地在她眼中是大片的灰白,没有生机,天空飘着的雪不是很冷,她忘了这到底是什么季节,但一定不是冬天。
离伤口结冰时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了,她也走了很远,可这些距离对于整片森林仍然不值一提,何况她的右臂已经失去大部分知觉很难再抬起来…那么…她会被不属于冬季的雪埋葬。
扑向她的蛇碰巧被书挡下,不等反应又立即蹿开,盘上了树枝,盯着她的眼睛一动也不动,她僵在原地,把右臂里的书换到更方便的左手,而那条蛇逐渐退下树枝,等到它消失在了视野范围,她用手揉了揉干涩的眼睛,痛楚缓慢传来,惊讶的发现右手淌着血,眼角余光瞥见身侧的石块后还有一条蛇正在缓缓离去。视线开始模糊但意识依旧清醒,清醒中夹杂着恐惧,她在更难分辨出事物的灰色里行走,时间观念被抹消,倦意也干扰不到她丝毫,她走了很久很久,直到她感觉再坚持一下就可以出去,世界变得一片漆黑。
她还在继续走,树木避开她,风雪围在她身边对她大肆嘲笑,自以为的坚持一下却需要走比之前更加遥远的距离,终于,她来到了森林的另一端,古怪的气候消失,紧接着便是森林中被冰封的疲倦汹涌而来,书掉在了脚边。

整条右臂都失去知觉,而右眼却看得出颜色了,也与灰白蓝的左眼极不协调,部分地方的颜色更加混乱,她只好睁着一只眼睛,凭空出现的泡泡和闪烁的光只有左眼看得见,右眼里可以看到一个平凡的世界和一座高耸入云的塔。
从外观上看不出这座塔到底存在了多久,门内是一层层悬浮着的台阶,她不紧不慢地向上走去。楼梯似乎无穷无尽,身后的台阶消失的无影无踪,也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子,而第一个窗口出现时,外面已经是一片云海了。
云海泛着蓝,除此之外没有色彩,风声里意外夹杂着海的声音,就像周围大海环绕。

或许她走了一年,或许是一个世纪,又或许只是一分钟,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她已经走到了塔顶,那有一条通往另一处的吊桥,另一边看不清,还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和一支笔。
她打开手中的书,这是一本空书,但确实也是书,左手拿起笔,思考了很久才写下了几个字“海洋与天空没有区别”,写完后,右手接过左手的笔写下更多“天空不是海洋,天空是假象,从来没有天空”,不一样的字体里有着同样模糊不清的意识,“所以,这不是天空”她写到,还是奇怪的字体“只是一片云海”,停了一下,继续写“你清楚近乎一切,只是不清楚到底是谁在拿这支笔”,又是一顿“你也不是完整的”,于是她看见微小的光在书页上连成线,然后把整本书缠住,光芒完全暗下去时,整本书化成了一个大水花溅在她的脸上,亮晶晶的碎冰撒在地面上,转而化为泡沫消失,虽然没有什么感觉,但她已经知道了。塔在身后,她将去往海洋,桥也是灰白的,全部的世界里只有她的眼睛还有颜色,张开双臂,她闭上眼睛,看不出感情。
桥断在了前方,那里就像清澈的水面一样,踏上去泛不起波纹,她浮了起来,在向上飘去,水面更像镜子一样,破碎、下坠,明明距离越来越远,看得却更清晰,镜子上是她的所有记忆也是她的一切,它们远去,直至消失。

海水包裹着她不断下沉,永恒的沉默将怀念消磨殆尽,毕竟……海洋没有心。

评论

© 风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