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散

不…等我想想…

名字是水杯
其余不用在意
不,也不会有人在意吧


嗯嗯嗯好好好知道了,ok那就这样吧行行行(敷衍)



无边

……

用钢笔画的少主,类似素描的纸上出墨断断续续的;

图文无关,以及,这是重发4月那会的,之前画的太差只能全删了,我真是太有自知之明了……也是破事多。

镜内外的猫—0.1

Matthew Williams

一半一半的爱丽丝设定
自己也觉得奇怪
…好麻烦
异色出没
看不下去别勉强:)
微笑中透露着疲惫

隐身的柴郡猫是谁也看不到的,所以当马修被遗忘的时候,他沿着石板铺成的路面走到一个被树枝和杂草环绕——或说是隐藏起来的屋子,微掩着的铁门上带着锈迹,进去后,在阴冷的暗里,马修看见一张掉在地上的身份牌,写着红白皇后,没记错的话是王耀的。而在这个奇怪的房间里有一面镜子,身份牌在镜子旁。马修捡起身份牌,起身碰到镜子的一瞬,他感觉有人扯住他,不容反抗地将他拖走,那张红白皇后身份牌脱手而出,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有点头晕,这是马修醒来第一个反应,再是听见外面有清脆的破碎声,他谨慎地走到门外,看见一位和自己很像的人正甩开一堆东西,翻出一本书,“马修·威廉姆斯?”那人突然出声,“啊,是的,你是?”,“史蒂夫,另一个柴郡猫,这里是镜中世界,详细的你自己看。 ”书被丢了过来,落在马修的手上,史蒂夫瞥了眼散在地上的东西,隐身消失。另一个,柴郡猫?镜中世界?马修尽管好奇,但也还是先把地上的东西整理好才翻开书…怎么说呢,还真是个性格糟糕的人。

这里和他的世界互为镜中世界,那面镜子是两个世界的沟通渠道,镜中镜外的人是一样的,也是不一样的,就像同为柴郡猫的他和史蒂夫。

粗略地看完这本书后,他差不多可以猜到原因了,是红白皇后的身份牌和镜子带他过来,并且红白皇后本应是两人而非仅仅一人,可以肯定的是王耀来过这里,那为什么他…“那个叫王耀的自己也不知道。”史蒂夫的声音突然从窗外传出来,“怎么会…”“作为红白皇后,他的记忆是分空间存放的,每个空间都只有在那个空间里的经过,所以在这里空间他的记忆是完整的,因为这边空间只局限于这里的红白皇后,王耀不受到干扰。”“那这两个世界只是为了相互制约而存在?”“不,这里已经快毁了。因为这个世界没有光。”史蒂夫随意的语气让马修更加担心“那该怎么办?”“将Alice和时间带过来。”

TBC

总觉得不太好而且有点奇怪,有意见或建议就提吧,毕竟我自己也不一定看得出来,以及,感谢阅读☆
(不会继续更倒是真的……)

评论

© 风散 | Powered by LOFTER